威尼斯人官网

威尼斯人官网

国家商务特许经营备案
备案号:0311400111800028
创业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解析】拐卖妇女、儿童罪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罪

发布人: 威尼斯人官网 来源: 威尼斯人官网下载 发布时间: 2020-08-25 19:41

  【新闻链接】近日,“惠水县涟江医院内,一新生婴儿被人贩子抱走”的消息在微博和朋友圈被频繁转载。在12月8日凌晨5点28分,一女子假扮成从医院抱走孩子,家属愿提供5至10万的报酬寻人。12月10日晚22时许,惠水县在微博发布关于此事的警情通报,通报中称被盗婴儿已获救,犯罪嫌疑人李某被抓获。

  【新闻链接】山西省阳泉市中级于5月31日对12人跨省拐卖儿童、被拐卖儿童一案进行一审公开宣判。

  2015年开始,山西籍被告人王喜娥、刘利萍母女二人及一些家庭为谋取非法利益,通过各种途径数量众多的婴儿,并通过山东籍被告人王传宾、李秀山、徐庆全等人将婴儿送往山东进行贩卖。山东籍被告人徐庆全、燕少付、陈广州明知是贩卖的儿童,仍自己或者帮助亲属用于收养。

  2017年6月27日,刘利萍、徐庆全携带一男婴去往山东贩卖途经阳泉时,被机关查获。一审认为,被告人王喜娥、刘利萍、王传宾、徐庆全、李秀山、赵掌枝、史红雷、刘怀岗、刘利英、李秀平以为目的贩卖儿童,数被告人的行为均构成拐卖儿童罪。被告人徐庆全、燕少付、陈广州明知是贩卖的儿童而予以,三名被告人的行为均构成被拐卖儿童罪。

  根据本案拐卖儿童的数量,结合各被告人犯罪的性质、情节、社会危害程度以及态度,阳泉市中级依法对被告人王喜娥、刘利萍判处死刑,终身,并处个人全部财产;对被告人王传宾判处无期徒刑,终身,并处个人全部财产;对其余被告人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至六个月不等的刑罚,同时并处财产或罚金。

  【拐卖妇女、儿童罪】拐卖妇女、儿童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财产;情节特别严重的,处死刑,并处财产:

  拐卖妇女、儿童是指以为目的,有、、、贩卖、接送、中转妇女、儿童的行为之一的。

  被拐卖的妇女、儿童,非法、其或者有、等犯为的,依照本法的有关处罚。

  被拐卖的妇女、儿童,对被买儿童没有行为,不阻碍对其进行解救的,可以从轻处罚;按照被买妇女的意愿,不阻碍其返回原居住地的,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妨害公务罪】以、方法阻碍工作人员解救被的妇女、儿童的,依照本法第二百七十七条的处罚。

  【聚众阻碍解救被的妇女、儿童罪】聚众阻碍工作人员解救被的妇女、儿童的首要,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其他参与者使用、方法的,依照前款的处罚。

  【儿童罪】不满十四周岁的未成年人,脱离家庭或者监护人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

  本罪的客体是被害妇女、儿童的身体权和人格权。身体权是指以身体的动静举止不受非法干预为内容的人格权;人格权是指与民事主体的密切相关的以性人格利益为内容的人格权。被害妇女、儿童被后,处于行为人控制之下,处于被、任其的境地,失去决定自己去向的身体权,行为人将被害妇女、儿童当作商品,损害其的。本罪的对象为妇女、儿童。“妇女”指 14 周岁以上的女性。根据最新司释的,这里的“妇女”既包括具有中国国籍的妇女,也包括具有外国国籍和无国籍的妇女,被拐卖的外国妇女没有身份证明的,不影响本罪的成立。“儿童”一般指 14周岁以下的人。

  所谓,是指行为人以、等非手段使妇女、儿童脱离家庭或监护人并为自己所控制的行为。的方法多种多样:有的是在车站、码头等公共场所,物色外流妇女,并用谎言骗取信任,达到自己的目的;有的是利用各种关系,花言巧语夸某地生活好,以帮助介绍对象、安置工作等为诱饵,妇女随自己离家出走;有的是以帮助照看为名将儿童从监护人手中骗走;有的则是以帮助引、给零食等方法,将儿童拐走。

  所谓接送、中转,是指在拐卖妇女、儿童的共同犯罪中,进行接应、藏匿、转送、接转被的妇女、儿童的行为。

  将、、贩卖、接送、中转被妇女、儿童的行为作为拐卖妇女、儿童犯罪的表现形式,是本法对拐卖人口犯罪立法的进一步完善。根据本条,行为人只要实施了、、、贩卖、接送或者中转妇女、儿童中的任何一种行为,即构成拐卖妇女、儿童罪。

  借介绍婚姻而财物,是指行为人借为男女双方做婚姻介绍人的机会,向其中一方或双方财物的行为。借介绍收养而财物,是指行为人借为他人介绍收养的机会,向收养一方财物的行为。又分拐卖妇女、儿童罪与上述两种行为,应当把握以下几点:

  1、是否具有和妇女意志的情形。被拐卖妇女除个别情况是出于妇女自愿以外,大多数是被和其意志的;而介绍婚姻财物的行为,其婚姻是建立在女方自愿的基础上,并不其意志,不具有性。介绍收养儿童,须是出于双方自愿,特别是送养方必须是出于自愿、收养关系成立,介绍人只是起牵线、收取财物的性质不同。拐卖妇女、儿童收取财物具有交易的性质,行为人获取的财物是妇女、儿童的身价,且数额较高;而介绍婚姻、介绍收养的,收取的财物具有酬谢的性质,不是将妇女、儿童作为买卖的对象,行为人是在婚姻、收养关系自愿成立的基础上酬金,数目相对较低。

  3、主观目的不同。行为人拐卖妇女、儿童主观上是以为目的;而介绍婚姻、介绍收养儿童财物是以获取财物作为适当的酬谢。

  一般情况下,拐卖妇女、儿童罪与诈骗罪很容易区分。但在实践中,有的妇女与他人合谋,以介绍婚姻或者被“卖”的形式设置,骗取买方财物后逃走,有的妇女甚至跟“”者生活相当长一段时间。区别这种形式的诈骗罪与拐卖妇女罪应主要把握以下两点:

  1、犯罪目的不同。诈骗罪的犯罪目的是骗取钱财;拐卖妇女罪的犯罪目的则是为了出售妇女后获得财物。

  2、客观表现不同。诈骗罪在客观上表现为妇女与他人合谋共犯,骗取他人钱财;拐卖妇女罪则是行为人对妇女采取、手段,将其卖给他人。

  根据本条的,犯罪在拐卖妇女、儿童的过程中,有下列情形的,应当作为犯罪情节,不单独,而与拐卖妇女、儿童罪实行并罚:

  1、被拐卖的妇女。这里的“”,不论行为人是否使用了或者等强制手段,也不论被害妇女是否有行为,都可以认定为量刑情节,但不能单独。

  5、造成被拐卖的妇女、儿童或者其亲属重伤、死亡或者其他严重后果的。这里指的是,由于犯罪拐卖妇女、儿童的行为,直接、间接造成被拐卖的妇女、儿童或其亲属重伤、死亡或者其他严重后果的。例如:由于罪犯采用、、等手段,致使被害人重伤、死亡或者其他严重后果的;由于罪犯的拐卖行为以及拐卖中的、等行为引起被害人或其亲属、失常或者其他严重后果的,等等。除此之外,对在拐卖妇女、儿童的犯程中犯有其他的,如对被拐卖的妇女、儿童故意、的,对行为人应以故意罪或者故意罪与拐卖妇女、儿童罪实行并罚。

  第一条 刑法第二百四十条的拐卖妇女罪中的“妇女”,既包括具有中国国籍的妇女,也包括具有外国国籍和无国籍的妇女。被拐卖的外国妇女没有身份证明的,不影响对犯罪的处罚。

  第二条 外国人或者无国籍人拐卖外国妇女到我国境内被查获的,应当根据刑法第六条的,适用我国刑罪处罚。

  第 对于外国籍被告人身份无法查明或者其国籍国提供有关身份证明,人民检察院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八条第二款的起诉的案件,应当依法受理。

  2、《最高关于审理拐卖妇女儿童犯罪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16〕28号]

  第一条 对婴幼儿采取、等手段使其脱离监护人或者人的,视为刑法第二百四十条第一款第(六)项的“偷盗婴幼儿”。

  第二条 医疗机构、社会福利机构等单位的工作人员以非法获利为目的,将所诊疗、护理、抚养的儿童给他人的,以拐卖儿童罪论处。

  第 以介绍婚姻为名,采取非法身份证件、等方式,或者利用妇女人地生疏、语言不通、孤立无援等境况,妇女意志,将其给他人的,应当以拐卖妇女罪追究刑事责任。

  第四条 在工作人员排查来历不明儿童或者进行解救时,将所的儿童藏匿、转移或者实施其他妨碍解救行为,经教育仍不配合的,属于刑法第二百四十一条第六款的“阻碍对其进行解救”。

  第五条 被拐卖的妇女,业已形成稳定的婚姻家庭关系,解救时被买妇女自愿继续留在当地共同生活的,可以视为“按照被买妇女的意愿,不阻碍其返回原居住地”。

  第六条 被拐卖的妇女、儿童后又组织、或者组织乞讨、进行违反治安管理活动等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数罪并罚的处罚。

  第七条 被拐卖的妇女、儿童,又以、方法阻碍工作人员解救被的妇女、儿童,或者聚众阻碍工作人员解救被的妇女、儿童,构成妨害公务罪、聚众阻碍解救被的妇女、儿童罪的,依照数罪并罚的处罚。

  第八条 出于结婚目的被拐卖的妇女,或者出于抚养目的被拐卖的儿童,涉及多名家庭、亲友参与的,对其中起主要作用的人员应当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第九条 刑法第二百四十条、第二百四十一条的儿童,是指不满十四周岁的人。其中,不满一周岁的为婴儿,一周岁以上不满六周岁的为幼儿。

  不满一周岁的人为婴儿,一周岁以上不满六周岁的为幼儿。我国刑法中使用“偷盗婴幼儿”概念的法条共有两处:其一,刑法第二百三十九条第三款,以财物为目的偷盗婴幼儿的,依照罪的处罚。其二,第二百四十条,拐卖妇女、儿童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具有“以目的,偷盗婴幼儿”等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财产;情节特别严重的,处死刑,并处财产。两者的区别是主观目的不同。就拐卖儿童罪而言,如何准确理解“偷盗婴幼儿”,关系到加重处罚情节的适用,有必要予以明确。

  《解释》第1条明确:“对婴幼儿采取、等手段使其脱离监护人或者人的,视为刑法第二百四十条第一款第(六)项的‘偷盗婴幼儿’”。之所以作出该解释,主要是考虑,作为不满六周岁的婴幼儿,其缺少应有的辨别和防护能力,可以将其视为监护人、人绝对支配、下的无意志的个体,应予特殊。从规范的意义上讲,采取、等手段使婴幼儿脱离监护、,可视为针对监护人、人的偷盗,该情形与利用监护人、人疏于防范抱走熟睡的婴幼儿相比,两种行为类型具有共同特质,对婴幼儿及其家庭的社会危害也相当,应予同等法律评价,以体现对婴幼儿的特殊。

  《解释》第1条系就针对婴幼儿采取、手段使其脱离监护、所作的。《解释》起草过程中,一种意见认为,无需限定、手段是否针对婴幼儿实施。例如,对婴幼儿的父母或者其他人虚构事实、隐瞒加以,将婴幼儿带走后加以的,也应认定为偷盗婴幼儿。经反复研究,《解释》最终未采纳该意见,主要考虑:刑法对偷盗婴幼儿加重刑罚,一个重要原因是,在监护人或者人不知情的情况下,秘密将婴幼儿拐走,与监护人或者人使其“自愿”让行为人带走婴幼儿相比,前者查找解救婴幼儿的难度更大,社会危害性通常也大于后者。

  《解释》第3条第1款:“以介绍婚姻为名,采取非法身份证件、等方式,或者利用妇女人地生疏、语言不通、孤立无援等境况,妇女意志,将其给他人的,应当以拐卖妇女罪追究刑事责任”。该条款旨在明确,只要是妇女意志(如果妇女属无责任能力人,不能正确理解介绍婚姻行为性质,也属妇女意志),将妇女给他人的,就构成拐卖妇女罪。在适用该条款时应注意准确判断是否妇女意志。实践中行为方式各异,情形复杂,特别是对于妇女处于孤立无援等脆弱境况,行为人实施“介绍婚姻”行为并索要他人(通常是男方)数额较大钱财的,被害妇女可能会作出表面“同意”的意思表示。对类似案件,要综合考察被害妇女的陈述、证人证言等,结合常理常情,分析行为人是否有意利用被害人的脆弱境况,使被害人不得不行为人的要求,而“同意”与他人结婚;对行为人而言,是基于男女双方自愿及地位平等,为促成婚姻的缔结而居间介绍、联系,还是明知妇女非自愿但仍将妇女作为非法获利的筹码,也影响对其行为性质罪与非罪的认定。对妇女本有结婚意愿,在中介人员介绍、撮合下与男方见面、相识后,因对男方条件不满,而不愿与男方结婚或者生活,行为人以已经支付了女方及近亲属彩礼、支出了办理签证手续费用等为由,妇女同意,行为人在事前或事后、收受钱财的,也属妇女意志将其卖给他人,构成拐卖妇女罪。总之,在办理相关案件时,要注意认真甄别因介绍婚姻引发的民事纠纷与拐卖妇女犯罪的界限,做到不枉不纵。

  《解释》第3条第2款:“以介绍婚姻为名,与被介绍妇女骗取他人钱财,数额较大的,应当以诈骗罪追究刑事责任”。该款所涉情形,法律适用方面本无争议,但鉴于实践中介绍人被介绍的妇女以结婚为名骗取他人“彩礼”、“介绍费”的案件也时有发生,为提醒司法人员准确甄别此罪与彼罪,故《解释》特作提示性。

  刑法修正案(九)对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罪进行了修改,将刑法原“被拐卖的妇女、儿童,按照被买妇女的意愿,不阻碍其返回原居住地的,对被买儿童没有行为,不阻碍对其进行解救的,可以不追究刑事责任”,修改为“被拐卖的妇女、儿童,对被买儿童没有行为,不阻碍对其进行解救的,可以从轻处罚;按照被买妇女的意愿,不阻碍其返回原居住地的,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刑法修订体现了对人加大惩治力度的导向。

  对被拐卖的儿童犯罪,《解释》第4条将实践中较为常见的藏匿、转移所的儿童、经教育仍不配合等行为解释为“阻碍解救”,有利于加大惩治力度,也有利于敦促人配合司法机关及时解救被拐儿童。

  《解释》第5条,“被拐卖的妇女,业已形成稳定的婚姻家庭关系,解救时被买妇女自愿继续留在当地共同生活的,可以视为‘按照被买妇女的意愿,不阻碍其返回原居住地’”。该条款项旨在稳定业已形成的婚姻家庭关系。刑法修改后,原则上都要追究人刑事责任,这是前提。但被拐卖的妇女不同于收购赃物,前者会形成新的婚姻家庭关系,既要依法惩治犯罪,又要尊重被拐妇女真实意愿,最大限度避免对其造成新的,故有必要区别对待,对确属情节较轻的被拐卖妇女行为,依法从宽处罚。

  《解释》第8条:“出于结婚目的被拐卖的妇女,或者出于抚养目的被拐卖的儿童,涉及多名家庭、亲友参与的,对其中起主要作用的人员应当依法追究刑事责任”。该条主要是考虑,“买人为妻”、“买人为子”一般会涉及多名家庭、亲友参与,加大对人打击力度,势必导致一人,众多亲友被作为“共犯”处理。刑法惩治的重点是在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的人员,对其中情节轻微的共同参与人员,宜从刑事政策把握的角度排除在处罚范围之外,避免打击面过宽及影响社会稳定。

  需要指出的是,根据《解释》第8条的,可以不追究刑事责任的对象是在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的参与人员。如果行为人在被拐卖妇女、儿童的环节虽不起主要作用,但积极参与、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甚至实施或者协助实施、等严重损害被拐卖的妇女、儿童身心健康行为的,亦应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构成数罪的,还应依法予以并罚,切实保障妇女、儿童权益不受。

  4、《最高、最高人民检察院、、司法部关于依法惩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的意见》[法发〔2010〕7号] 【摘录】

  4.拐卖妇女、儿童犯罪案件依法由犯罪地的司法机关管辖。拐卖妇女、儿童犯罪的犯罪地包括拐出地、中转地、拐入地以及拐卖活动的途经地。如果由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居住地的司法机关管辖更为适宜的,可以由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居住地的司法机关管辖。

  5.几个地区的司法机关都有权管辖的,一般由最先受理的司法机关管辖。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或者被拐卖的妇女、儿童人数较多,涉及多个犯罪地的,可以移送主要犯罪地或者主要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居住地的司法机关管辖。

  6.相对固定的多名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分别在拐出地、中转地、拐入地实施某一环节的犯为,犯罪所跨地域较广,全案集中管辖有困难的,可以由拐出地、中转地、拐入地的司法机关对不同犯罪分别实施的拐出、中转和拐入犯为分别管辖。

  7.对管辖权发生争议的,争议各方应当本着有利于迅速查清犯罪事实,及时解救被拐卖的妇女、儿童,以及便于起诉、审判的原则,在期间内尽快协商解决;协商不成的,报请共同的上级机关确定管辖。

  8.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经审查,符合管辖的,机关应当立即以刑事案件立案,迅速开展侦查工作:

  9.机关在工作中发现犯罪嫌疑人或者被拐卖的妇女、儿童,不论案件是否属于自己管辖,都应当首先采取紧急措施。经审查,属于自己管辖的,依法立案侦查;不属于自己管辖的,及时移送有管辖权的机关处理。

  11.机关应当依照程序,全面收集能够犯罪嫌疑人有罪或者无罪、犯罪情节轻重的各种。

  要特别重视收集、固定买卖妇女、儿童犯为交易环节中钱款的存取证明、犯罪嫌疑人的通话清单、乘通工具往来有关地方的票证、被拐卖儿童的DNA鉴定结论、有关、电子信息等客观性。

  12.机关应当高度重视并进一步加强DNA数据库的建设和完善。对儿童的父母,或者疑似被拐卖的儿童,应当及时采集血样进行检验,通过全国DNA数据库,为查获犯罪,帮助被拐卖的儿童及时回归家庭提供科学依据。

  13.拐卖妇女、儿童犯罪所涉地区的办案单位应当加强协作配合。需要到异地调查取证的,相关司法机关应当密切配合;需要进一步补充查证的,应当积极支持。

  14.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参与拐卖妇女、儿童犯罪活动的多个环节,只有部分环节的犯罪事实查证清楚、确实、充分的,可以对该环节的犯罪事实依法予以认定。

  15.以为目的强抢儿童,或者捡拾儿童后予以,符合刑法第二百四十条第二款的,应当以拐卖儿童罪论处。

  17.要严格区分借送养之名亲生子女与民间送养行为的界限。区分的关键在于行为人是否具有非法获利的目的。应当通过审查将子女“送”人的背景和原因、有无收取钱财及收取钱财的多少、对方是否具有抚养目的及有无抚养能力等事实,综合判断行为人是否具有非法获利的目的。

  (2)明知对方不具有抚养目的,或者根本不考虑对方是否具有抚养目的,为收取钱财将子女“送”给他人的;

  不是出于非法获利目的,而是迫于生活困难,或者受重男轻女思想影响,私自将没有生活能力的子女送给他人抚养,包括收取少量“营养费”、“感谢费”的,属于民间送养行为,不能以拐卖妇女、儿童罪论处。对私自送养导致子女身心健康受到严重损害,或者具有其他恶劣情节,符合遗弃罪特征的,可以遗弃罪论处;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可由机关依法予以行政处罚。

  18.将妇女拐卖给有关场所,致使被拐卖的妇女或者从事其他的,以拐卖妇女罪论处。

  有关场所的经营管理人员事前与拐卖妇女的通谋的,对该经营管理人员以拐卖妇女罪的共犯论处;同时构成拐卖妇女罪和组织罪的,择一重罪论处。

  19.医疗机构、社会福利机构等单位的工作人员以非法获利为目的,将所诊疗、护理、抚养的儿童贩卖给他人的,以拐卖儿童罪论处。

  20.明知是被拐卖的妇女、儿童而,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以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罪论处;同时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数罪并罚的处罚:

  (3)非法、被妇女、儿童的,情节严重,或者对被妇女、儿童有、、、等行为的;

  (5)组织、、被的妇女、儿童从事乞讨、,或者盗窃、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的;

  被追诉前主动向机关报案或者向有关单位反映,愿意让被妇女返回原居住地,或者将被儿童送回其家庭,或者将被妇女、儿童交给、民政、妇联等机关、组织,没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可以不追究刑事责任。

  21.明知他人拐卖妇女、儿童,仍然向其提供被拐卖妇女、儿童的健康证明、出生证明或者其他帮助的,以拐卖妇女、儿童罪的共犯论处。

  明知他人被拐卖的妇女、儿童,仍然向其提供被妇女、儿童的户籍证明、出生证明或者其他帮助的,以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罪的共犯论处,但是,人未被追究刑事责任的除外。

  认定是否“明知”,应当根据证人证言、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及其同案人供述和辩解,结合提供帮助的人次,以及是否明显违反相关规章制度、工作流程等,予以综合判断。

  22.明知他人系拐卖儿童的“人贩子”,仍然利用从事诊疗、福利救助等工作的便利或者了解被拐卖方情况的条件,居间介绍的,以拐卖儿童罪的共犯论处。

  23.对于拐卖妇女、儿童犯罪的共犯,应当根据各被告人在共同犯罪中的分工、地位、作用,参与拐卖的人数、次数,以及分赃数额等,准确区分主。

  对于组织、领导、指挥拐卖妇女、儿童的某一个或者某几个犯罪环节,或者积极参与实施、、、贩卖、接送、中转妇女、儿童等犯为,起主要作用的,应当认定为主犯。

  对于仅提供被拐卖妇女、儿童信息或者相关证件,或者进行居间介绍,起辅助或者次要作用,没有获利或者获利较少的,一般可认定为。

  24.拐卖妇女、儿童,又被拐卖的妇女、儿童,或者、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的,以拐卖妇女、儿童罪处罚。

  25.拐卖妇女、儿童,又对被拐卖的妇女、儿童实施故意、、猥亵、等行为,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数罪并罚的处罚。

  26.拐卖妇女、儿童或者被拐卖的妇女、儿童,又组织、被拐卖、的妇女、儿童进行犯罪的,以拐卖妇女、儿童罪或者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罪与其所组织、的罪数罪并罚。

  27.拐卖妇女、儿童或者被拐卖的妇女、儿童,又组织、被拐卖、的未成年妇女、儿童进行盗窃、诈骗、抢夺、等违反治安管理活动的,以拐卖妇女、儿童罪或者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罪与组织未成年人进行违反治安管理活动罪数罪并罚。

  28.对于拐卖妇女、儿童犯罪集团的首要,情节严重的主犯,累犯,偷盗婴幼儿、强抢儿童情节严重,将妇女、儿童卖往境外情节严重,拐卖妇女、儿童多人多次、造成伤亡后果,或者具有其他严重情节的,依法从重处罚;情节特别严重的,依法判处死刑。

  拐卖妇女、儿童,并对被拐卖的妇女、儿童实施故意、、猥亵、等行为,数罪并罚决定执行的刑罚应当依法体现从严。

  29.对于拐卖妇女、儿童的犯罪,应当注重依法适用财产刑,并切实加大执行力度,以强化刑罚的特殊预防与一般预防效果。

  30.犯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罪,对被妇女、儿童实施违法犯罪活动或者将其作为牟利工具的,处罚时应当依法体现从严。

  被拐卖的妇女、儿童,对被妇女、儿童没有实施、行为或者与其已形成稳定的婚姻家庭关系,但仍应依法追究刑事责任的,一般应当从轻处罚;符合缓刑条件的,可以依法适用缓刑。

  31.多名家庭或者亲友共同参与亲生子女,或者“买人为妻”、“买人为子”构成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罪的,一般应当在综合考察犯意提起、各行为人在犯罪中所起作用等情节的基础上,依法追究其中较重者的刑事责任。对于其他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不认为是犯罪的,依法不追究刑事责任;必要时可以由机关予以行政处罚。

  对被拐卖的妇女、儿童没有实施、等违法犯为,或者能够协助解救被拐卖的妇女、儿童,或者具有其他酌定从宽处罚情节的,可以依法酌情从轻处罚。

  33.同时具有从严和从宽处罚情节的,要在综合考察拐卖妇女、儿童的手段、拐卖妇女、儿童或者被拐卖妇女、儿童的人次、危害后果以及被告人主观恶性、人身性等因素的基础上,结合当地此类犯罪发案情况和社会治安状况,决定对被告人总体从严或者从宽处罚。

  34.要进一步加大对跨国、跨境拐卖妇女、儿童犯罪的打击力度。加强双边或者多边“反拐”国际交流与合作,加强对被跨国、跨境拐卖的妇女、儿童的救助工作。依照我国缔结或者参加的国际条约的,积极行使所享有的,履行所承担的义务,及时请求或者提供各项司法协助,有效遏制跨国、跨境拐卖妇女、儿童犯罪。

  【裁判要旨】本案中,虽然被告人郑明寿未来得及实施行为即被抓获,但郑明寿到被拐男婴家中与人吴翠玲曾谈及男婴在闽南可卖到一两万元,反映出其具有男婴的目的,其在目的支配下实施了将婴幼儿从家中偷走的行为,已构成拐卖儿童罪,且属犯罪既遂。“偷盗婴幼儿”是指以、或者麻醉以外的平和方法直接控制婴幼儿的行为(通过、婴幼儿家长或者其他监护人进而拐走婴幼儿的不在此范围),这既是特殊婴幼儿,从严打击拐卖婴幼儿犯罪的需要,也是确保刑相适应,避免出现罪刑失衡的需要。就本案而言,被告人郑明寿趁男婴的人吴翠玲离家外出,潜入家中将男婴偷走,属于典型的“偷盗婴幼儿”。综合考虑婴儿被拐走不久即得到解救、未受到其他人身等情节,因此在第二档加重刑幅度内对其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

  【裁判要旨】被告人任福文通过与儿童家长或者监护人签订所谓“家庭寄养协议”,将儿童带离家庭并前往雷波县车站,准备乘车离开四川省前往,造成儿童离开各自的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脱离了家庭或者监护人教养的范围,致使其父母或者监护人不能继续对该儿童行使监护权,无论从其主观目的还是客观行为来看,其儿童的行为都具有较大社会危害性,已构成儿童罪。但被告人任福文招募不满14周岁的儿童到其经营的包子店做工,既不属于从事超强度的体力劳动,也不属于从事高空、井下作业或者在爆炸性、易燃性、放射性、性等下从事劳动,故不构成雇用童工从事危重劳动罪。不过,现实中存在儿童脱离家庭或者监护人从事危重劳动的情形,该行为同时儿童罪和雇用童工从事危重劳动罪,其中是手段行为,雇用童工从事危重劳动是目的行为,构成犯,应当从一重罪处断。

  【裁判要旨】虽然被告人龚绍吴被拐妇女、儿童与其之间,存在手段与目的的关系,但其行为分别了妇女、儿童人格和不受非法买卖的,以及被害人的性自主权和社会良好风尚,已经构成数罪,在相关法律及司释性文件对此有相应的情况下,应当对龚绍吴所犯数罪予以并罚。一、二审法院依法对被告人龚绍吴以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罪,罪实行并罚,并综合龚绍吴被拐卖的妇女、儿童后,他人二被害人多次、幼女等多个从重处罚情节,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六年,正确,量刑适当。

  【裁判要旨】被告人武亚军、关倩倩生育一男孩,因孩子经常生病,家庭生活困难,二人遂决定将孩子送人,并通过中间人介绍,将该男婴以26,000元的“价格”卖给他人,后婴儿的爷爷报警后,机关将婴儿成功解救,没有造成严重的社会危害后果,且婴儿幼小,迫切需要得到亲生父母的哺育照料,故原审法院对其在刑以下判罚,最高经依法复核,裁定予以核准。

  【裁判要旨】在拐卖儿童过程中,被告人吕锦城直接被拐儿童亲属的行为,对其应以故意罪和拐卖儿童罪处罚。被告人黄高生不构成故意的共犯,但应对被告人吕锦城致被害人死亡的过限行为承担拐卖儿童罪加重情节的责任。一、二审合议庭、审判委员会最终认定被告人吕锦城在拐卖儿童过程中被发现,持刀两人,其行为构成拐卖儿童罪、故意罪;鉴于没有被告人黄高生与吕锦城被害人,黄高生主观上无被害人的故意,客观上没有实施行为,不能认定其行为构成故意罪。被告人黄高生的行为构成拐卖儿童罪,且属刑法第二百四十条第一款第七项的“造成被拐卖的妇女、儿童或者其亲属重伤、死亡或者其他严重后果的”情形。

  【裁判要旨】区分儿童罪和拐卖儿童罪的关键就在于行为人实施犯罪的主观目的。儿童罪的行为人不以儿童(包括婴儿、幼儿)为目的,其目的通常是自己或者送他人收养,也有少数收养者是为了自己、来的儿童。拐卖儿童罪则必须以为目的,无此目的就不构成该罪。本案中,被告人胡从方出于偷盗婴儿养大防老的动机,以自己收养为目的,3次偷盗他人生下不久的婴儿,使其脱离家庭,不具有婴儿牟利的目的,故其行为构成儿童罪。

  1.不考虑对方是否具有抚养目的,为收取钱财将子女送给他人的,可构成拐卖儿童罪——王献光、刘永贵拐卖儿童案

  【裁判要旨】以非法获利为目的亲生子女的行为,构成拐卖儿童罪。一被告人发布送养信息后,与另一被告人进行接洽,在完全不认识收养方,也没有考察收养方是否有抚养目的和抚养能力的情况下,为收取钱财将子女“送”给他人的情形,属于亲生子女的行为,构成拐卖儿童罪。

  2.以“送养”孩子的名义获取报酬的应侧重从收取费用高低和是否具有目来判断是否构成遗弃罪和拐卖儿童罪——练冬明拐卖儿童案

  【裁判要旨】以“送养”孩子的名义获取大量报酬的行为涉及遗弃罪和拐卖儿童罪,该行为应该根据具体案件的情况来分析是否构成犯罪以及构成何罪。实务中应侧重从收取费用数额高低的客观方面和是否具有目的的主观方面来综合判断。

  4.应的被拐卖妇女要求将其转卖给他人应认定为拐卖妇女罪,具体量刑可以从宽处罚——李邦祥拐卖妇女案

  【裁判要旨】被拐卖的妇女又的,应以拐卖妇女罪一罪论处,而不实行数罪并罚。行为人先行被拐卖妇女的行为,应当为其再自己的被拐卖妇女的行为所吸收。基于人自愿的损害行为而成立的排除社会危害性的行为,必须具备以下要件:一是被害人必须对行为人损害的权益具有处分权;二是被害人的自愿同意必须是其真实意图的反映;三是经被害人同意的损害行为必须合乎法律和社会公序良俗。

  【裁判要旨】行为人以为目的,通过居间介绍的方式贩卖儿童,或者以强抢的方式从婴儿亲生父母或人贩子手中抢婴儿贩卖的,其行为构成拐卖儿童罪。

  6.因生活困难、重男轻女等原因而送养亲生子女并收取一定数额钱财的,一般不以拐卖儿童罪论处——孙如珍、卢康涛拐卖儿童案

  【裁判要旨】因生活困难、重男轻女等原因,私自送养亲生子女,虽收取一定数额钱财,但不具有明显非法获利目的,不以拐卖儿童罪论处。

  【裁判要旨】以外出打工为名将被害人骗出并卖与他人做妻子的,属于通过的方式拐卖妇女,构成拐卖妇女罪。

  【裁判要旨】拐卖儿童不论处在哪个环节,只要以为目的,有、、、贩卖、接送、中转、窝藏儿童行为之一的,不论拐卖人数多少,是否获利,均应以拐卖儿童罪追究刑事责任,即拐卖儿童罪是行为犯,故拐卖儿童后又准备将其送回,不属于犯罪中止。

  来源:王明、王运声主编:《以案说法丛书第三辑侵害人身财产犯罪案例》,出版社2006年1月1日版

  9.为帮助他人收养而被拐卖的儿童的,构成被拐卖的儿童罪——余镇、高敏拐卖儿童、黄思美被拐卖的儿童案

  【裁判要旨】行为人主观上为帮助他人收养儿童,而被拐卖的儿童的,其行为同样构成被拐卖的儿童罪。

  【裁判要旨】行为人明知其的儿童是被拐卖的,仍予以,并且帮助他人被拐卖的儿童,其行为符合被拐卖的儿童罪的犯罪构成要件,应以被拐卖的儿童罪处罚。但行为人儿童的目的是私自收养,且归案后态度较好,有表现的,可对其从轻处罚。

  11.不以为目的被拐卖儿童且阻碍机关解救的,构成被拐卖的儿童罪——夏龙娟等14人拐卖儿童、石振田被拐卖的儿童案

  【裁判要旨】行为人不以为目的,被拐卖的儿童且阻碍机关对其进行解救,构成被拐卖的儿童罪。

  12.被拐卖的妇女后非法、该妇女并与之发生性关系的,构成被拐卖的妇女罪、非法罪、罪——王尔民被拐卖的妇女、非法、案

  【裁判要旨】被拐卖的妇女与、非法行为属于不能以一罪论处的的犯为,对于被拐卖的妇女后非法、的,构成被拐卖的妇女罪和非法罪,当然对于具有行为的亦要单独评价为罪。

  【裁判要旨】行为人生育男婴后,因男婴经常生病且家庭困难,自己无力抚养男婴,而将男婴送给他人,并收取明显不属于营养费的钱财的行为,不符合将亲生子送养的条件,应定性为亲生子女,以拐卖儿童罪处罚。鉴于行为人系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将亲生子女卖给他人,主观恶性较小,且未造成严重的社会危害后果,对行为人可在刑以下判罚。

  【裁判要旨】行为人多次他人将越南籍妇女至我国境内进行拐卖的,该行为构成拐卖妇女罪,其中多次拐卖属于“情节严重”的情形,基于此应当在适用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在此类拐卖妇女的共同犯罪中,应当分清各的作用,区分主进行量刑。

  【裁判要旨】拐卖妇女20人,符合拐卖妇女3人以上的要求,属于情节严重的情形,对于此列犯罪可适法对拐卖妇女罪“情节严重”的相关,必要时可适用死刑。

  16.妇女过程中,接送被拐卖妇女的与带回被拐卖的妇女的均构成拐卖妇女罪,系共同犯罪——孙崇树等拐卖妇女案

  【裁判要旨】将妇女骗离家庭以,途中明知是被拐卖的妇女而协同接送,在同一拐卖妇女案件中,此两种行为均构成拐卖妇女罪。对于以为目的妇女的应认定为主犯,对于协同接送的视为,应根据其在犯罪中的不同地位分别量刑。

  2、证明行为人刑事责任能力的。证明行为人对自己的行为是否具有辨认能力与控制能力,如是否属于间歇性病人、尚未完全辨认或者控制自己行为能力的病人的证明材料。

  1、证明行为人拐卖妇女、儿童行为的,即证明行为人有、、贩卖、接送或中转行为的。

  (2)是否有自首情节的(投案记录、报案记录、举报、记录及信件、抓获经过、破案报告);

  (1)事实情节,包括犯罪嫌疑人实施犯罪的动机、目的、手段、次数、金额、对象、造成的危害后果等;

  2、证明行为人刑事责任能力的。证明行为人对自己的行为是否具有辨认能力与控制能力,如是否属于间歇性病人、尚未完全辨认或者控制自己行为能力的病人的证明材料。

  (2)是否有自首情节的(投案记录、报案记录、举报、记录及信件、抓获经过、破案报告);

  (1)事实情节,包括犯罪嫌疑人实施犯罪的动机、目的、手段、次数、金额、对象、造成的危害后果等;

威尼斯人官网,威尼斯人官网下载,威尼斯人官网手机,威尼斯人官网直营
在线留言

欢迎来到优家宝贝网站,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在下面的留言板内提交您的问题,我们的工作人员将会尽快与您联系!

您的姓名:
您的年龄:
您的电话:
您的QQ:
您的地址:
加盟区域:
媒体来源:
留言信息: